Follow

关于B站那个演讲,第一,不,我觉得这个时代没有比十年前更好或者是更多选择。我能够学会英语和编程,接触外面的世界,大概都有赖于独立博客和Google与Wikipedia,这些工具今天的墙内都已经消失了,而且并没有更好的替代品;说不客气一点,等拿着中国护照的海外华人能自由回国了,再谈自由选择不迟。

第二,我其实不太喜欢这种代际叙事。满满的都是一种“要是我们有你们的条件,不知道有多成功”的优越感与居高临下。用这种思路说,九十年代冷战结束,国退民进,经济腾飞,何冰这一代人正当壮年,难道不比今天年轻人要面对内卷的经济,衰老的社会,紧张的政治,高企的房价来得幸福?

这种叙事看上去是鼓励年轻人的奋斗,其实是否定他们奋斗的价值:这么好的环境,难道不是理所应当的吗?相反,承认每个时代有每个时代的苦痛,每个人面对社会有每个人的无奈,才能肯定人的价值。

对我个人来说,不,我不觉得我生在这个时代是幸福或者是不幸。我也不会发出“要是晚生几年多好”的哀叹。

Sign in to participate in the conversation
Cats on hoppinglife.com

The social network of the future: No ads, no corporate surveillance, ethical design, and decentralization! Own your data with Mastodon!